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梁太后:西夏毅宗李谅祚第二任皇后
梁太后:西夏毅宗李谅祚第二任皇后

梁皇后(1044年~1085年),凉州人,出身于汉人大族。西夏毅宗李谅祚第二任皇后,原是夏毅宗第一任皇后没藏氏的亲嫂嫂。公元1060年,13岁的李谅祚在没藏讹庞家中遇见了梁氏,两人产生私情,1061年立为皇后,1068年其子夏惠宗李秉常即位,梁氏以太后身份掌控西夏政权达18年之久。大安十一年(1085年)10月病死,谥号"恭肃章宪皇后"。

公元1060年,即宋仁宗嘉佑六年,西夏毅宗奲都五年,西夏的第二个皇帝李谅祚在一场血腥政变之后,迎娶了他的第二个皇后梁氏。

这就是西夏历史上著名的战争狂人梁太后。

梁氏的丈夫,是皇帝谅诈的表兄。她的公公是皇帝的舅舅没藏讹庞,她是前皇后没藏氏的嫂嫂。

在梁氏和情人谅祚联手,在前不久发动的政变中,梁氏的丈夫一家子,刚刚都死于谅祚之手。

整个政变的前因后果,要从谅祚的母亲没藏太后说起。没藏太后本是天都王野利遇乞的妻子,野利家族在西夏开国皇帝元昊时期曾经鼎盛一时,李元昊皇后野利氏就是出自这一家族。而野利氏声势过大,招来元昊的疑心,以致野利遇乞被杀,而没藏氏却成了元昊的情人,并生下私生子李谅祚。

元昊晚年多疑好色,除了没藏氏外,又将太子宁令哥即将过门的妻子没移氏收为宠妃,并变本加厉,将野利氏废去皇后之位。太子宁令哥因被夺妻废母而怨恨元昊。

没藏氏的哥哥没藏讹庞野心勃勃,为了夺位,就趁机挑唆太子宁令哥去谋杀元昊。1048年正月,太子宁令哥去行刺元昊未遂,只削去了元昊的鼻子。没藏讹庞乘机杀了宁令哥母子。第二天元昊伤重而死,才一岁的李谅祚登上了皇位。渔翁得利的没藏氏兄妹掌握了西夏的国政,没藏氏坐上了太后的宝座,但是没藏太后性格一如元昊,刚强而好色。谅祚刚继位,辽兴宗趁元昊去世之际,大举入侵,欲令西夏立国一世而斩,辽夏实力不等,西夏节节败退,却是在最关键的一次大战上得胜,从此西夏得以传国。没藏太后本就是个放荡的女人,此时大权在握,更加不甘寂寞,与多人通奸。又甚为喜新厌旧,在掌权了八年之后,旧情夫李守贵气急败坏,将没藏太后和新情夫宝保吃多劫持并杀死。历代太后之中,死于两个男宠的争风吃醋中,没藏太后可真是独一份。

没藏太后死后,没藏讹庞继续以国舅的身份摄政,又将自己的女儿嫁给谅诈为皇后。没藏讹庞在国中飞扬跋扈,与年纪渐渐长大的皇帝谅祚之间展开权力之争,矛盾越来越大。而这种矛盾,最后又由没藏讹庞的儿媳妇梁氏这个导火索所激化,彻底爆掉。

梁氏家族是已经党项化了的汉人大族,能够嫁入权倾一时的国舅家,自然是欣喜高攀。然而,一向心高气傲野心勃勃的梁氏,在这一种欣喜之后不久,又感觉了一种不满足。

作为皇后没藏氏的嫂嫂,梁氏频频入宫,帝王家的辉煌令梁氏血液沸腾,而太后没藏氏的故事,又令得梁氏神往不已,也同时在梁氏的心中打开了另一扇门。

出身名门世家的女子,不必自身努力,先天就可以大富大贵,但是笑到最后的,却未必是她们。也许,机会和努力,能够造就另一种女人,她们不甘平庸,她们暗暗在潜伏着,静待时机,拼力博杀去夺取由于出身低微而失去的机会。

梁氏既然存了这个心,她借着看望小姑子的机会经常出入宫中,和皇帝谅祚也见面日多。一来二去,梁氏和谅祚发生了姐弟恋。谅祚冒着得罪舅舅没藏讹庞的危险,和漂亮的表嫂偷情。

对梁氏来说,这是一件拿生命做赌注的事情,奸情一旦泄露,谅祚或可无事,但是第一个死的,肯定是她梁氏这个没有背景家世的小女子。

梁氏从小心高气傲,而梁氏以汉人身份,在党项人的国家也是生存艰难,纵然是豪门大族,也总是和国家权力差了那么一大截。刚开始,对于能够高攀上国舅没藏家族,梁氏觉得十分荣幸,但是随着时间渐渐过去,日益开阔的视野渐长的野心,加之受少年天子宠爱,梁氏倾向于了皇帝谅祚。偷情的惊惧,对没藏讹庞长年专权的不满,令得谅祚和没藏讹庞之间更是无法共处。刚开始和没藏讹庞的争半中,年幼的谅祚总处下风。甚至于亲信被杀,也无可奈何。

当梁氏心中的天平完全倒向谅祚之后,频频将没藏讹庞父子的举动进宫告诉谅祚,早谋对策。在史书上记载是:有一天,梁氏忽然秘密来告,说是两人的私情已被没藏讹庞发现,没藏讹庞和儿子暗中商议,打算杀死谅祚,另立新君。

这一段说明总让人觉得更像是一个借口,谅祚和梁氏竭力想表白他们是被迫动手,是没藏讹庞先起了杀心。但是从没藏讹庞来说,实无杀谅祚的必要,他是谅祚的舅舅和岳丈,凭着双重身份控制朝政,若是杀了谅祚另立新君,他哪来这么好的一重身份作借口继续控制朝政呢。若是与这个皇帝女婿不合,大可以囚禁皇帝,仍可以继续对外发号施令。若说是起因在于没藏讹庞不忿皇帝跟儿媳私通,那么梁氏肯定是第一个被杀的人。那么梁氏又怎么可能知道没藏讹庞的计划,还能够行动自如地跑进宫去跟谅祚商量对策?

自然,真实情况到底如何,我们到如今只能是一种猜测了。

总之,谅祚与梁氏设下计谋,联络大将漫咩,借在密室中召见没藏讹庞的机会,一举将其擒杀,随后又将没藏家族整族诛灭,皇后没藏氏也被赐死。

而梁氏,踩着丈夫一系整个家族的人头,登上了皇后宝座,时为公元1061年4月。

梁氏入宫不久,就以极快的速度生下了皇子秉常,此后又被立为太子,母子尊荣,她所付出杀夫的代价,终于得回足够的补偿。

从现在开始,梁氏的一切与没藏这一个姓氏彻底脱离了关系,她现在已经是西夏的皇后了。

梁氏的婚后岁月,虽然无从可考,但是她以汉人之身,登上党项的皇后之位,儿子秉常又被封为太子,弟弟梁乙埋又被封为家相。一时间家族腾飞,鸡犬升天,此时的她,应该也是心满意足了。

虽然她的丈夫谅祚政绩不错,但是严肃地来说并不是一个好丈夫,史载他:“谅祚凶忍好淫,过酋豪大家辄乱其妇女,故臣下胥怨。”似乎是遗传因子作怪,谅祚的父亲元昊和母亲没藏氏都是留下好色之名的人,甚至连死,也都是双双死于各自不同的情杀中。

面对这样一个好色无厌的丈夫,不知道梁氏心里怎么想的,但也许一开始,她要嫁的就不是寻常情况下的丈夫,她要嫁的,只是权势,只要她的皇后之位不倒,任何情况她都可以怡然受之。

但是从她后来一个劲儿地把丈夫在世时所推行的政策全部推翻的行为来看,她的内心,也不是不怨的。也许第一任丈夫,还有可能是喜欢她欣赏她的,可惜,她要的却不仅仅是一个男人的爱,她要得更多。

当初她既然舍弃了夫妻之情去追求权力,在得到权力之后,恐怕也不能抱怨缺少感情了。人总是要为她的得到,而付出代价。

公元1068年1月,她的丈夫西夏毅宗谅祚因和北宋作战受伤,伤重而亡,年仅21岁。谅祚死后,年方七岁的太子秉常登基。梁氏升格为皇太后,代替儿子摄政,成为西夏王朝的执掌人。

20岁出头的梁太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她终于盼到了这一天,而这一天比她预料的要来得早。

梁太后一朝权在手,便在令来行。她大力培执私党外戚,重用其弟梁乙埋为国相,并重用情夫罔萌讹等党项贵族,加强对朝政的控制。

然而梁太后执政,和没藏太后执政最大的不同是,她的压力不是来自国家外部,而来自国家内部。

因为她是一个汉人。

党项人的国家,怎能容一个汉人来发号施令,这使梁太后执政初始,就受到朝中上下来自各党项部族的压力。而在谅祚执政期间,大力推行汉化,不可避免的影响到许多党项贵族的利益,这一笔账,在当时的党项贵族眼中,自然是身为汉女的梁后影响所致了。更有甚者,在谅祚在世时最后一年,绥州守将嵬名山归降宋朝,西夏失去了绥州。这更是成了党项各族对谅祚一力推行汉化的一种罪名指责。

梁太后的汉人身份问题,成为她的原罪,也成为她执政的最大障碍。

为 此,她必须要将自己洗白,要在人们心目中抹去“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印象;为此,她要全力消除自己身上任何有汉人可能的嫌疑,要将自己表现得比党项人更像一个党项人。

梁太后为了讨好党项贵族,下令废她的丈夫谅祚所实行的一切汉化措施,重新废除汉礼,恢复党项的蕃礼。

这一举动得到了党项部份贵族的好感,但也有人不愿意,就算是党项贵族,也分老牌新党,部份在汉化过程中得到利益的人,和她展开了利益争夺战。如此一来,政策反复,经济受损,党项豪族得大肆掠财,却弄得民穷财尽,自然民怨沸腾。

开弓没有回头箭,为了转移国内经济下降的矛盾,梁太后索性走得更远,借口宋朝不许换回绥州和不许宋夏私市为名,撕毁谅祚所订立的宋夏和约,发动了数次对宋朝的战争。

唐末司空图七言绝句《河湟有感》中有:“汉人学得胡儿语,却向城头骂汉人。”之句。梁太后的平生所作所为,恰恰是如此。

权力所在,没有家国族群之分。对于梁太后而言,如果有可能,她愿意去换血把自己从头到尾换成党项人,她愿意比党项人极致地表示自己与祖国毫无关系,愿意发动对祖国的战争而换来党项人的利益。

大安二年(1076年),已经年满16岁的惠宗亲政。汉人将军李清建议联宋,以削弱梁氏势力。梁太后大怒,立即定计杀了李清,因禁惠宗于兴庆府(今宁夏银川)西皇陵所在的水砦。皇帝被囚禁的消息传出后,朝野激愤。拥帝势力拥兵自卫。西夏统治集团面临分裂。宋神宗赵顼又乘机发兵来攻,五路并进,梁氏家族梁乙埋、梁永能、梁格嵬、梁讫多埋等领兵抵御,尽皆溃败,形势危急。梁太后改行坚壁清野,引敌深入,抄绝饷道,聚兵歼灭的战略,击退宋军。次年,西夏又出兵攻陷了宋朝新筑的永乐城(今陕西米脂西),造成宋兵员物资的巨大损失;但西夏亦因连年战争陷于疲弊。连年的征战,无数良田成为旷野,无数西夏男儿骸骨无存,无数的家庭破裂,成为梁太后巩固权力的牺牲品。西夏百姓处境艰难,怨声载道;朝政混乱,统治阶级内部矛盾也越来越激化,日益不和。

内外交困之下,梁太后命惠宗复帝位,但自己仍掌握着实权。大安十一年(1085年)10月,梁太后病死,结束了她对西夏长达18年的干政。谥号恭肃章宪皇后。

苏州市日益机械设备厂  电脑版  手机版  陆慕镇日益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