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报复
报复

偶遇

崔逸是个富二代,原本他有个女友叫春莺,但仅仅处了一年,崔逸便觉得乏味了,转而与别的女人打得火热。春莺是个大家闺秀,哪受得了这个,便毅然与其分了手。

从此,两人再无联系。不料半年后的一天,崔逸却在街上碰巧遇见了春莺。更令他惊异的是,春莺的身边竟已有了新的男朋友,他们手牵手正散着步。

春莺既往不咎,礼貌地向崔逸点了点头。崔逸则略带挑衅地问春莺:“这是你男朋友吧?”

春莺还是点点头,没有说话。倒是她旁边的男人主动上前,向崔逸打起了招呼:“你好,我叫贺祥,是春莺的男朋友,你是春莺的同学吧?”

贺祥的自我介绍,令崔逸很是恼火,他不怀好意地说:“我是她的前男友。我也牵过她的手,还吻过她。”

贺祥的脸色微微一沉,但转瞬又恢复了过来。“原来是你啊,”他依旧微笑着,“我听春莺说起过你。你和你的女朋友还好吧?”

崔逸冷笑道:“我和她已经分手了。也许是上帝想让我重新回到春莺身边吧。”

春莺再也无法忍受了,她拽了拽贺祥,说:“我们走,别理他。”说完,两人就走了。

与春莺的偶遇,让崔逸大受刺激。每当想起春莺与贺祥手牵手的一幕,他便忍不住热血沸腾,醋意大发。他越想越不舒坦,辗转反侧折腾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他急匆匆地出去买了束鲜花,便开车赶到了春莺上班的地方,在她公司楼下等着。

没过多久,春莺便来了。崔逸笑嘻嘻地迎上前去,一面寒暄,一面送上鲜花。

春莺说什么也不收,而崔逸则硬要给她。正当两人拉拉扯扯之际,贺祥赶到了。他二话不说,一把抓住崔逸的衣服,重重推了一把。崔逸毫无防备,一下子便失去重心,摔倒在地。

贺祥严厉地警告崔逸:“别再纠缠春莺了,你和她早就结束了。”

崔逸站了起来,他恼羞成怒,本想动手,但看贺祥高大魁梧,自知讨不到便宜,便恶狠狠地回了一句:“你等着,我不会让你好过的。”说完,便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扬长而去。

贺祥与春莺也不理会,一起去上班了。

到了下班时间,春莺开着车回到了自家的小区。可没想到,她刚一下车,崔逸又出现了,手里还是捧着一束花,微笑着讨好她。春莺实在是烦透了,一把从崔逸手中夺过花,猛地扔进了垃圾桶里。也就在那一刻,崔逸决心要报复贺祥与春莺。

在接下去的一段时间里,崔逸对贺祥进行了多方调查。得知贺祥是春莺的同事,家境贫寒,父母都在农村,有个名叫贺吉的漂亮妹妹,在本市的怡园酒店做服务员。

崔逸一想到春莺竟会爱上贺祥这样的穷小子,而对他这个富家公子视而不见,他就更加来气。思来想去地盘算了几天,终于,一个阴谋在他脑海中形成了。 阴谋

几天后,崔逸叫上他的表哥,驱车来到了怡园酒店附近的一条林荫路上。表哥打开车门,正准备下车,只听崔逸又提醒他道:“包厢号306,女的名叫贺吉,别搞错了。”

包厢是下午订好的,贺吉已在那儿等着了。表哥不时打量贺吉几眼,让贺吉觉得有些怪怪的,但又不便明说。

包厢无疑只有表哥一个客人,但贺吉还是得在一旁伺候着。表哥一边喝酒,一边吃菜,不时看看手机。大概一个小时后,他显出了一些醉意,并开始对贺吉动手动脚。

贺吉大惊失色,挣扎着想要喊人。这时,只听耳后一声怒吼:“你在干什么?还不放开她!”说这话的人自然是崔逸。

表哥则故作吃惊:“你小子是谁?赶紧给我滚!”表哥还是抓着贺吉不放手,崔逸甩手就给了他一个耳光。表哥当然也还起手来,但最终还是被崔逸打得落荒而逃。

贺吉早已热泪盈眶,她深深地向崔逸鞠了一躬,并主动要了崔逸的电话号码,说要报答他。

就这样,崔逸走进了贺吉的生活。只不过在贺吉面前,他用了个假名,以掩人耳目。

随着一天天的相处,崔逸从贺吉的眼神中看到了越来越浓的爱意,三个月后,他如愿以偿,因为贺吉正式提出要做他的女朋友。

也就在这时,一个消息传入了崔逸的耳朵:春莺与贺祥订婚了。崔逸气得怒火中烧,便打电话给贺吉,说他想和贺吉的哥哥一起吃个饭。贺吉当然高兴地答应了,并与崔逸约定周日一起吃晚饭。

贺祥听说妹妹找了男朋友,且各方面条件都很出众,也非常惊喜。兄妹俩打算好好做一顿大餐,来招待妹妹的男朋友。

星期天下午,崔逸又找来他的表哥,告诉他整个报复计划将在晚上落幕。表哥说:“你一定要想明白了,贺吉是无辜的,这样伤害她,是不是太过分了?”

崔逸还是冷冷地说:“贺吉本来就是个牺牲品,要让贺祥和春莺痛苦难受,晚上必须得摊牌,并且要当着贺祥的面把贺吉甩掉。到时你和我一块儿去,他们家租的是二楼,你就在楼下等着,注意楼上的动静,如果贺祥跟我动手,你就赶紧上来帮忙,我会给你开门的。”

表哥见崔逸心意已决,也不再多言。到了傍晚,两人一起来到了贺家兄妹所住的小区。贺家厨房的窗户半开着,饭菜的香味从纱窗透了出来,还不时能听到兄妹俩的谈话声。

崔逸看了表哥一眼,没说话,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又理了理衣服,上楼了。 意外

开门的人是贺吉,她今天特意穿上了新衣服,并好好地打扮了一番,看上去格外美丽。见到崔逸后,她开心地说:“进来吧,菜都已经做好了,正等你呢。”

房子不大,崔逸三两步便来到了客厅。贺祥赶紧从厨房迎了出来。

四目相对,贺祥惊得哑口无言。再看崔逸,完全是一脸得意之色,并没有任何的意外与吃惊。虽然崔逸还是用假名来介绍自己,但贺祥知道,眼前这个神色轻浮的男人就是崔逸。

“你等着,我不会让你好过的。”贺祥猛地想起了崔逸的这句威胁。刹那间,他明白了一切。然而贺吉还蒙在鼓里,这个可怜的姑娘还一无所知。他该不该把事实说破呢,这对贺吉来说是有多么残酷。他犹豫着,不知所措。

贺吉对哥哥的反应颇感奇怪,她拉拉贺祥的衣角,说:“哥,你怎么了?”

崔逸也在旁边装腔作势道:“是啊,哥,你怎么了?我们是不是该开饭了?”说完,他径自搬了把椅子,坐在了餐桌边,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贺吉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调侃道:“你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崔逸将筷子一搁,转头道:“我不是你男朋友吗?这位不是我尊敬的大舅哥吗?我本来就不是外人啊,是吧,大舅哥?”他略带傲慢地看着贺祥。

“对,你不是外人!”贺祥尽力克制着自己,“来,贺吉,一起吃饭吧。”

贺祥一面说,一面在崔逸旁边坐了下来,并给崔逸倒了酒。

崔逸没想到贺祥如此沉着,他一时倒也不好发作,便暂且与贺家兄妹喝起酒来。

楼下的表哥站得两腿发酸,却一直不见楼上有什么动静。按理说,只要崔逸与贺祥打起来,他是一定能听到的,可是,除了隐约传入耳朵的聊天声,便再也没有其他的声响了。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崔逸才满面春风地走下楼来。表哥生气地抱怨道:“你搞什么,我都快晾干了。”

崔逸一边走,一边压低声音对表哥说:“哥,真是不可思议。本想当着贺祥的面,把贺吉甩掉,然后痛痛快快地羞辱贺祥。但我竟然没有把真相给挑明,而贺祥也一直装做不认识我,两个人就这样在贺吉面前演戏。”

表哥叹了口气,道:“你终于还是不忍心伤害贺吉啊。”

崔逸又笑了,直笑得浑身发抖:“哥,我不是不忍心伤害贺吉,你猜怎么着?我发现自己竟然真的爱上她了,我假戏真做,深深爱上她了。每当我想挑破关系,去刺激贺祥,可话到嘴边,却强烈感到对贺吉的不舍,而这种不舍,正是因为我爱她。”

表哥也笑了:“我早看出你对春莺已经没有感觉,有的只是嫉妒而已。贺吉是个好姑娘,你别再玩世不恭了,该学会珍惜了。”崔逸一个劲地点着头,连连说是。

当崔逸告别表哥,回到家中,一个人躺在床上时,他还在笑,他为自己能够悬崖勒马而高兴,他觉得这回动了真情,并暗自发誓要好好对待贺吉,而首要的一点,便是要负荆请罪。他决定明天早上就向贺吉坦白一切,争取她的原谅。

就这样,他沉沉睡去了。等到第二天醒来,已是日上三竿了。他发现手机不知何时收到了一条短信,打开一看,是贺吉发来的,上面写着这样一段话:

崔逸先生:

你和我兄嫂之间的过节,我哥都已经跟我说了。我想想都后怕,也庆幸自己没有爱上你,要不然真的会很惨。怪不得你在酒店“英雄救美”的场面,我总觉得很假,原来一切都是演戏。但你浑身上下的名牌是真的,你开的跑车是真的,你家的企业和房子也是真的,所以我做了你的女朋友,而你居然以为那是因为我爱你。这样看来,我的演技要远远超过你啊。

好了,你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以后别再来烦我,别在我面前出现了。好自为之吧。

你的“前女友”:贺吉

崔逸完全蒙了,很快,他感到一阵锥心之痛,此时,他终于知道失去真爱的滋味了……各种精美短文、往刊读者文摘、故事会、意林等……请访问文摘阅读板块,

苏州市日益机械设备厂  电脑版  手机版  陆慕镇日益村